冰的固执水才会懂

慢漫:

野柳的地質公園,十幾年沒去看了,卻選在一個悶熱異常,無風無藍天的日子去,全身被汗浸潤想像自己在火星的高溫中走路。